您当前的位置:首頁 > 古典武侠 > 極品家丁之肖青璿
上一篇:绿帽家丁-陶家兄妹的乱伦 下一篇:绿帽家丁--破处萧玉若
極品家丁之肖青璿

  背景:時間上參考遠方來客肖青璿在林府失身被調教後幾年,趙崢出世,幼

  年便就任皇帝,上任皇帝匆匆仙逝,長時間沒有皇帝處理政務,雖然軍權握在新

  帝手中,但大華大部分工作還是由文官主持。

  盛夏,京城皇宮。

  「公主。」

  「嗯?」肖青璿正在看趙崢寫字,前段日子從林府回來,林三這幾個月都在

  金陵快活,性欲越來越大的自己只能去林府尋找那幾個壞蛋安慰一下,想不到那

  幾個壞蛋花樣越來越多,只能藉口自己身子不舒服,回皇宮靜養了幾日,這段趙

  崢就不好好上課了,早上看到趙崢寫的字,歪歪扭扭的氣的自己真想打他一頓,

  身為一國之君,字都寫不好怎麼行。

  今天退了早朝,把所有的事都放在一邊,就看著他寫字。

  「您和皇上早上還沒有用膳,您看……?」內廷總管金章金公公輕聲的問道。

  「嗯,我知道了。」看著自己的兒子肖青璿也只能狠下心來。

  「把這篇文章工整的寫好,不然我跟你一起餓著。」趙崢也不敢說話,低頭

  繼續寫著。金公公也沒有別的辦法,告退出來,讓宮女把飯菜拿回去,隨時備著。

  自己就站在門口,想著注意。一個小太監輕手輕腳的跑了過來。「金公公,賈太

  傅來了,在宮外候著呢!」

  「對了,把這事給忘了。杜尚書也來了嗎?」

  「也來了,二位大人等了有一會兒了。」

  「我知道了,你在這等著。」小太監靜候在一邊,金公公又回到屋裡。

  「公主。」

  「怎麼了?金公公?」肖青璿指出趙崢的一處錯誤。

  「賈太傅跟杜尚書來了,在宮外已經有一會兒了。」

  「怎麼把這事給忘了,快請兩位大人。」肖青璿讓宮女把桌子收拾好。

  「那早膳?」

  「準備皇上一人的吧。」肖青璿吩咐著。「等等,給兩位大人也準備出來。」

  金公公領旨出來,讓小太監把兩位大人領過來,又吩咐宮女太監給皇上準備用膳。

  君臣禮畢,賈太傅跟杜尚書坐在桌前。也不敢放開了吃,細嚼慢嚥的吃著眼前的

  東西。

  「太傅與杜尚書不比拘謹。」實際單是趙崢二人還不會如此,但畢竟有出雲

  公主在,君臣之禮一點不能含糊,一個是皇帝的師傅,一個是掌管禮部的尚書,

  誰失了禮,這二人也不能失禮。

  「這也怨我,把兩位大人給忘了。」肖青璿滿是歉意的看著兩人。二人趕緊

  起身賈太傅趕忙說道「這是微臣應該做的。」

  「二位大人快坐。」肖青璿很不喜歡宮中各種各樣的規矩。

  「今天來是想請二位大人出出主意,看看今年祭天的事宜。二位大人也不比

  過於拘禮,皇上您的意思呢?」

  「是啊。二位大人都是肱骨大臣,今天就免了君臣之禮。」趙崢有模有樣的

  說道。「臣遵旨。」

  之後杜尚書把禮部做好的安排一一的向肖青璿跟趙崢彙報了一番,肖青璿不

  懂,趙崢更不懂了,所以拿捏細節的地方都靠賈太傅。賈太傅七十多歲,是先帝

  的老師,受先帝之托才授命為師。所以他的話肖青璿是一定要考慮的。看似簡單

  的流程,裡面的門道多的數不清,好在有賈太傅,肖青璿聽著都頭疼。金公公在

  一旁伺候著幾人的茶水點心。

  「這樣就沒問題了。」杜尚書跟賈太傅又對了一遍,肖青璿迷迷糊糊的聽著

  兩個人說著自己一知半解的話。

  倒是趙崢很用心的聽著,不時問著問題,每個問題都在很關鍵的點上。賈太

  傅很高興,自是有問必答。能教出這麼好的學生,算是沒有辜負先帝的重托。

  幾個人商量好已經是午後了,本來是要留二人在宮中用膳的,但還有兩個月

  就要祭天了,杜尚書還有很多事要做,就告退了。賈太傅留下來跟趙崢一起用膳,

  有賈太傅在,肖青璿就回到了自己的宮中。

  肖青璿回到自己宮中,隨即命太監,宮女準備洗澡水!燥熱的天氣使得肖青

  璿渾身冒汗,要不是為了自己的孩子,早就離開了那悶熱的大殿!

  這時,一小太監輕手輕腳的跑了過來,「啟稟公主,杜尚書求見。」

  「嗯?不是已經談完了嘛!」肖青璿雖心中疑惑,還是道:「讓他在外面候

  著。」

  「可……」小太監唯唯諾諾道!旋即肖青璿想到,「這麼熱的天,讓一大臣

  在外,也是不妥!」隨即改口,「讓他在書房候著。」然後自己一人便向浴室走

  去!

  杜尚書被太監引到書房,皇家所藏之書本應該放在禦書房,可肖青璿為了教

  育兒子,一部分也放到了自己宮中。杜尚書本是一名愛書之人,看到這些藏書,

  又無人看管。便走到書架前,細細翻看。

  「這是什麼?洞玄子三十六手,公主果然習武之人啊!」杜尚書邊說著打開

  看。

  《洞玄子三十六手》本是春宮之書,看的杜尚書面紅耳赤,心裡默念「有辱

  斯文」但手卻在快速的翻著。

  肖青璿擔心杜尚書等太久,隨便洗了下,又因害怕再次流汗!隨便穿了件黑

  色的綢絲袍子往書房走去。剛進書房,便看到杜尚書坐著快速的翻看著一本書。

  「杜大人果然是好書之人,來我進來都沒聽到」

  肖青璿不忍打擾,便遠遠的看著,不過很是奇怪,為什麼杜尚書的臉越來越

  紅?

  「難道是天氣熱的?」肖青璿暗自道,「咳咳……」肖青璿害怕杜尚書熱暈,

  便輕咳提醒!沈迷于《洞玄子三十六手》的杜尚書聞聲,嚇的手中之書掉落在地!

  抬頭呆呆的看著公主。

  肖青璿一看這樣,認為自己嚇到了杜尚書,便上前安撫道:「杜大人,無事!」

  隨彎腰去拾。這才看清書名《洞玄子三十六手》。

  「天哪!」肖青璿不動聲色的撿起書,放到了書櫃!而杜尚書則一動不動的

  呆坐在椅子上。

  「杜大人,找本宮有何事?杜大人?」肖青璿臉戴微紅的問道,想起自己的

  過往韻事,就是因為這本書才被那幾個壞蛋抓住機會,在身體上做了許多對不起

  林三的事情。

  「微臣……」杜尚書趕緊起身準備下跪。

  「杜大人不必拘謹。」肖青璿趕忙上前攙扶!可還是晚了一步。

  肖青璿穿的袍子前擺偏長,杜尚書又急於謝罪,正好膝蓋死死的壓住了前擺,

  肖青璿本是習武之人,用力攙扶下!

  只聽一聲「茲拉」,袍子前襟被撕出一大口子,肖青璿一對熟透的大木瓜變

  露出了大半,深深的乳溝更是給人無盡的誘惑,杜尚書眼睛發直呆若木雞的抬頭

  看著。

  「杜大人……」肖青璿察覺到杜尚書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的乳房,臉上泛起

  陣陣紅暈趕緊向後退了一步蹲了下來,杜尚書順著肖青璿的手臂向上慢慢起身,

  就在此時因為又看到肖青璿露出的白白的奶子,因為飽滿而擠出的一條深深的乳

  溝,杜尚書身子一顫又滑到在地,這下可把肖青璿嚇壞了,趕緊彎腰兩手托起杜

  尚書的手臂,嘴裡說著「沒事吧,杜大人?」。

  肖青璿已經是成熟的美婦人,這時哪裡不會知道,杜尚書是因為貪戀她的美

  色自己故意滑倒的,心中也不禁對自己的魅力感到自豪,想不到連輔佐過先帝,

  飽讀詩經禮儀,幾十歲的杜尚書都抵擋不住誘惑。

  肖青璿心思百轉,這可是收服禮部,一個能夠讓皇兒真正掌權,讓大華權利

  重新歸於中心的機會啊,雖然自己會有所犧牲,但經過林府的幾年,自己也不是

  第一次了,只要自己心中依然向著林三,讓他們的血脈能夠千秋萬代流傳下去,

  又要什麼所謂呢?

  在肖青璿愣神的時候,漸漸緩過神來的杜尚書笑嘻嘻緩解尷尬的說:「沒事,

  沒事,微臣老骨頭經摔的很呐!」

  「杜大人你流了好多汗啊,真的沒事嗎?」肖青璿看杜尚書說的輕鬆,但其

  實已經滿頭大汗,連官服都打濕了大半。

  「啊,沒事,微臣只是有點熱。」坐在地上的杜尚書一抬頭,就可以看見肖

  青璿胸前露出一半的兩個白花花的木瓜奶,剛剛只是驚鴻一瞥,現在卻是看見全

  貌,肖青璿擁有的兩個完美曲線的乳房倒掛在胸上,由於肖青璿準備彎腰,被黑

  色袍子包裹住的半邊乳房頂端,尖尖的乳頭毫無保留的凸顯出來。

  杜尚書現在一半是熱的口乾舌燥,一半是內心驚恐,以剛才的情況,萬一公

  主認為冒犯了他,估計下一秒就要被拉出去砍頭了。

  肖青璿彎腰把杜尚書扶起來,心中已經有所計較的肖青璿也沒有遮掩,而是

  更加向前貼近杜尚書,而已經有些分不清楚情況的杜尚書依靠男人的本能有意無

  意的往肖青璿身上靠,肘部順勢挨著肖青璿的乳房。肖青璿豐滿而又性感的身體

  加上飽滿而又柔軟的乳房,讓從來沒有享受過這種待遇的杜尚書十分陶醉。

  肖青璿此刻也感覺到杜尚書的肘部緊緊頂著自己的乳房,像是要陷在自己乳

  房中間一樣。但是肖青璿又怕杜尚書看出自己的想法。

  「杜大人,小心呐,不要又摔倒了!」

  說著微微挺起自己的乳房支撐著杜尚書的身體,因為肖青璿乳房飽滿而又柔

  軟,杜尚書的手肘完全陷在肖青璿的兩團乳肉之中。

  見杜尚書站起來後,肖青璿便趕緊收手往後退了幾步,和杜尚書保持了一些

  距離,思考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杜大人,盛夏時節,大殿和書房的確有點炎熱,本宮剛剛準備洗浴,得知

  杜大人有要事商量,匆忙之下,衣著不得體,勿要在意。」肖青璿說道。

  「微臣不敢,是微臣的錯,微臣不該隨意翻看書房的東西。」被嚇了一身冷

  汗加熱汗的杜尚書終於松了一口氣,從閻王爺身邊擦身而過的感覺真好。

  此時杜尚書才有空觀看眼前大華公主的美色,也不禁感歎名不虛傳,細膩如

  仙的臉龐,尊貴的氣質,玲瓏剔透的雪白皮膚,高挑的身材,自己身高才到公主

  的脖子,還有那兩個露出一半的大乳房,為了對抗天地的力量微微垂下,但乳尖

  卻依然高聳,已及由於天熱出汗,散發著清幽的體香。

  「杜大人說的是這本書嗎?」

  肖青璿從書櫃拿出了《洞玄子三十六手》,打開了幾頁,裡面的講解肖青璿

  隨便一看就感覺渾身燥熱,空曠了好幾天的身體慢慢的流出來細微的液體。

  「如果杜大人感興趣,這本書杜大人可以拿去細讀。」說著肖青璿走過去將

  書拿給杜尚書。

  「啊……」看著肖青璿白花花的大奶子又在自己的眼前,杜尚書趕緊擺手拒

  絕,「公主不必了!」說著將拿到自己前面的書推回去。

  「尚書大人何必拘禮。」肖青璿當然不肯,順手又要拿回去,就就怎麼一來

  二去,原本就掛在木瓜奶上,若隱若現的袍子,也隨著二人的推拿,慢慢的向兩

  邊滑下。

  瞬間,雪白的像木瓜的大乳房,雪山頂端兩個腫成蠶豆的粉紅大櫻桃,映入

  杜尚書的眼前,隨著兩人的接觸,在不斷的晃動,霎時間,杜尚書的肉棒挺立了

  起來。

  雖然到現在仍然不清楚狀況,但縱橫官場數十年,閱歷豐富的杜尚書卻知道

  眼前的大美人一定發情了,那嬌柔的聲音,挺立的乳頭,難道今天有機會一親大

  華公主芳澤?

  這樣想著,杜尚書的膽子也慢慢大了起來,原本推書的手伸向肖青璿皓玉搬

  的手臂,輕輕撫摸著,人也慢慢貼了上去。

  「公主體貼微臣,微臣感激涕零。」說著將肖青璿拿著書手臂輕輕拉過來,

  一只手慢慢的撫摸著肖青璿的小蠻腰,同時將臉貼近肖青璿的乳房,近看更加完

  美,就那麼伸出嘴唇,輕輕的吻了一下,那軟白的感覺差點讓杜尚書一瀉千里。

  「啊!」察覺的自己的乳房被杜尚書舔了一下,身為公主的矜持讓肖青璿退

  後一步,杜尚書也被自己的大膽嚇了一跳,果然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拼了

  砍頭的危險也沒所謂了。

  「杜大人,找本宮到底有何事?」肖青璿為了擺脫這樣的尷尬境地,雙手護

  著乳房,可惜那白皙豐滿的酥乳又怎能被細柔的胳膊護住,完美的胸部輪廓和若

  隱若現的粉色乳暈!

  杜尚書的吞咽著口水,頭腦發熱的雙手揉搓著自己褲襠內的肉棒道:「當然

  是祭天之事。」邊說邊向肖青璿走去。

  「你別過來,站那說就好了。」此時的肖青璿哪還有女俠風範,就如弱女子

  一般,但原本護住大奶子的雙手又放了一下,仿佛是在勾引一般。

  杜尚書看見肖青璿的舉動,哪裡還不知道公主這是在暗示什麼。

  「但微臣害怕公主聽不清啊!」杜尚書的雙手緊緊的抱著肖青璿的細腰,臉

  拼命的貼著肖青璿柔軟的身子,瘋狂的嗅著肖青璿身上的女人香,然後輕輕咬住

  了肖青璿的乳頭,慢慢舔弄著。

  只見肖青璿粉嫩的小嘴緊閉著,嬌羞的臉蛋轉向一側,雙手溫柔的推著杜尚

  書,上身微微向後傾斜,「那你還不快說?」肖青璿承受著杜尚書的騷擾道。

  「公主,祭天的祭品……有點難辦?」杜尚書慢慢往下滑,跪在肖青璿身前,

  緊緊的抱著肖青璿白皙粉嫩的身子,一雙大手不停的撫摸著肖青璿修長的美腿,

  老臉不停的蹭著肖青璿完美的小腹。

  「祭品……什麼……祭……很難辦?」肖青璿在杜尚書的撫摸下,再也無法

  壓抑住體內的欲望,這種酥麻、燥熱、瘙癢的感覺,折磨的肖青璿快要崩潰了。

  「活人祭。」杜尚書開始放肆的揉弄著肖青璿美麗的翹臀。

  「怎……麼……可以活人……祭……沒……其他……方法了?」肖青璿閉著

  眼睛完全沈醉在杜尚書的挑逗下。

  「有啊……不過……」杜尚書邊說邊把肖青璿推倒在地上,接著趴在了肖青

  璿柔軟而白皙粉嫩的身子上。

  「有…嗯…什麼……辦法……啊!」肖青璿在杜尚書的撫弄下小聲的哼了一

  下。

  「就……是春宮祭……必須是皇帝的母親跟外人交合……我大華開國以來…

  …只有一次春宮祭。」杜尚書雙手慢慢的移到了肖青璿乳房上,雙手緊緊的握著

  肖青璿那一對圓潤豐滿的酥乳。

  「嗯……好……就……這個……方法。」此刻的肖青璿已經徹底淪陷了,內

  心早已被欲望所佔領,「杜大人,你可要……好……好……教……下本宮……怎

  麼……春宮祭。」

  「……微臣……肯定全力以赴……好軟……好滑啊!」杜尚書在肖青璿的配

  合下,一手撕開了肖青璿的袍子,肖青璿赤裸的身體就暴露在眼前,忍不住吞了

  口水道:「好美的身體!好美的奶子!」接著手死死的握著肖青璿的乳房,此刻

  杜尚書的手中傳來肖青璿乳房柔軟滑嫩、充滿彈性的感覺。

  「唔……謝謝杜大人的讚美……嗯……大人要……好……好摸摸。」肖青璿

  臉上泛起一陣紅暈,露出既驕傲又羞赧的笑容。

  「微臣……一定好好品嘗。」杜尚書一隻手用力地握住肖青璿胸前高高挺立

  的巨乳,用力地揉、搓,用力的擠,還不時地撥弄早已挺立發硬如小紅棗般大的

  粉紅色乳頭,另一隻手則伸入肖青璿兩腿之中,揉捏著粘滿淫液膨脹肥美的大陰

  唇,兩根手指插入滑膩不堪肥厚的花瓣。

  「原來公主的身體早已經準備好了啊!」

  「嗯……嗯……」肖青璿的聲音從嘴唇宣洩出來,同時杜尚書手指的抽動的

  更加瘋狂。

  「杜……大人……」肖青璿扭過頭去,通紅滾燙的臉頰貼地,「嗯……這

  ……本宮……不……」

  「怎麼了……微臣絕對盡心盡力……」說著杜尚書起身,快速的脫掉了朝服,

  又一把肖青璿抱在了懷裡,火熱的氣息吹在肖青璿的脖頸上,弄得肖青璿渾身一

  陣發軟。

  「唔……本宮……不要……」肖青璿看著杜尚書胯下巨大的肉棒殺氣騰騰的

  直指自己,「你要幹什麼……本宮……不……要……」

  杜尚書見肖青璿無力推拒,淫笑著道:「公主,微臣服侍的舒服嗎?」

  「你無恥,你這個壞蛋……嗚嗚嗚……我……我恨你……」又急又氣的肖青

  璿話都說不完整,竟嗚咽起來,被調教後更加敏感的身體性欲高漲,小穴湧出一

  大股愛液。

  杜尚書依偎在肖青璿的耳邊低聲說道:「公主,騙得了你自己的心,騙得了

  你的身體嗎?你的小穴可都濕了呢!」

  杜尚書見肖青璿面有豫色,以為肖青璿仍在猶豫,心想這正是乘勝追擊的機

  會,又低聲道:「公主,且不說這樣是多麼快樂。難道你想活人祭祀嘛?」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我不知道啊!不要問我啊……」

  「難道公主要眼睜睜的看著活人被殺?公主,這些人,可是都有家庭的,讓

  孩子一出生就沒有父親或者母親,或者讓父母們看著自己的孩子被殺。」杜尚書

  換上一幅可憐的嘴臉,眼巴巴地看著肖青璿。

  「我沒有,不要這樣……嗚嗚嗚……」

  「公主,微臣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微臣還以為是上天的菩薩仙靈,可憐我

  大華的黎明百姓!派下來一位,天仙一樣的美人。」

  「沒,沒有……你……你別亂說!」沒想到杜尚書這樣說,肖青璿羞愧臉紅,

  連耳根都發燙,想起過往的經歷,有自己這樣子的仙子嗎?

  「難道我說錯了嗎?我大華兩位公主,只有您的孩子坐上了皇位,這不就是

  上天安把你安排到大華嘛?」

  「啊?難道這真的是天意?那晚榮呢?不管晚榮了嗎?」杜尚書的話猶如平

  地響起的一聲驚雷壓得肖青璿死死的,心裡痛苦地想到,哪怕自己再愛一個人,

  但仍然得不到他全部的愛,只能分到十幾份中的一份,現在更是時常不在自己身

  邊,他仍然可以與其她新認識的美女遊歷天下,然後幾個月或一兩年不回林府,

  否則也不會讓那些壞蛋有機可乘了。

  「既然事情即將發生,就順其自然吧!上天會有他的安排。您看,上天不就

  是叫我來教導公主您嘛?」杜尚書趁勢搭著肖青璿的肩膀,把著青璿的下巴,讓

  青璿抬頭看著他。

  「我……這……」杜尚書的話猶如魔咒低沈地在肖青璿耳邊響起。

  杜尚書看著茫然地肖青璿,知道已經動搖,繼續低沈地說道:「公主,放鬆,

  放鬆……既然是上天派來,你就放心,微臣會讓你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會給你

  最大最大的幸福!而且也能拯救我大華黎明百姓!」

  「嗚……嗯……等等……啊……」杜尚書說著又壓上了肖青璿敏感的嬌軀,

  嘴吻上青璿性感的小嘴,還在幽怨中的肖青璿忘記了掙脫反抗,任由這個年長自

  己十幾歲的大華尚書抱著,撫摸著。

  「公主……微臣的雞巴好難受……在說這不是練習春宮祭嘛……」杜尚書那

  根巨大的肉棒不停的在肖青璿身上摩擦,弄得肖青璿心癢癢的。

  「那你想怎樣……啊……」受不了如此玩弄,肖青璿雙手抓著杜尚書的手用

  力掙紮,想把他的手拿開,卻怎樣也逃不出他的控制。現在更像是把杜尚書的雙

  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任他把玩。

  「你看看,小屄都濕了,是不是想要微臣的雞巴?」杜尚書得意洋洋地說道。

  「嗯……啊!不要……」杜尚書突然把手指插進肖青璿的小穴。

  「嗯……本宮……用手……也可以練習春宮祭。」肖青璿那柔滑的小手握住

  了杜尚書的大肉棒,感覺到手中的巨大和火熱,握住大肉棒的小手不自覺輕輕地

  滑動了幾下,「是不是……射出來……就完成了?」

  「啊……好舒服……公主……你說的對……好舒服……」

  肖青璿紅著臉小聲的問道:「杜大人,真的很舒服嗎?只要你以後聽本宮的

  話,本宮讓你更舒服,好不好?」

  「好…微臣肯定聽公主的話……可是公主要讓微臣舒服……」杜尚書壞笑道

  肖青璿拉著杜尚書,讓他坐到椅子上。這時肖青璿發現雖然年齡偏大,但杜尚書

  其實保養的還不錯,微微發福有點肚腩,但胯下那不輸於其他人的尺寸卻看的肖

  青璿一陣酥軟,然後肖青璿面對面的跨坐在杜尚書的腿上,迷人的大陰唇貼在了

  杜尚書的大肉棒根部。

  「杜大人……這樣滿意嘛?」

  「滿意……公主在動……動……就……更好了!」肖青璿聽到後,緊緊環抱

  著杜尚書的脖子,屁股坐在他的大腿上,雙腿緊緊地盤在杜尚書的腰上,一對挺

  撥的巨乳緊貼杜尚書的臉龐,水蛇般的細腰在杜尚書的懷抱中不停扭動。

  「唔……噢噢噢……舒服……」杜尚書叫道,「公主不愧是仙女下凡……」

  說著伸出舌頭品嘗肖青璿的乳房。

  淫水潤滑的大陰唇緊抵住大肉棒,肉洞口一張一合像小嘴一樣吮吸著大棒柱。

  倆人生殖器的激烈磨擦給杜尚書的大肉棒柱上帶來越來越強的快感,肉棒越來越

  硬,越來越粗,像很一根加熱了的粗鐵棒一樣。

  快感襲來的杜尚書雙手托住肖青璿豐滿的大屁股,一邊捏揉著大屁股,一邊

  使勁壓大屁股讓肖青璿的大陰唇更加緊緊地抵住他的大肉棒,並張嘴含住肖青璿

  跳動的乳頭不停吮吸。

  「喲喲……我的公主可真是淫蕩,公主……為了大華,在扭的快一點……」

  「嗯……不……不要,啊……這樣說人家……太丟人了……嗯,噢!別再說

  了……嗯……不行了我!」肖青璿搖頭企圖清醒一下,用最後的意志來對抗的羞

  辱,但心底的聲音卻訴說這完全沒有用。

  「你看你這樣子,還不是淫蕩嗎?」杜尚書大力地揉搓著那團乳肉,低聲說

  著看著自己各處敏感地帶均被侵犯,白嫩的身子紅潮香汗齊出,小屄不斷莖攣,

  一陣陣淫水不停外溢。大奶子和胸膛的擠壓,陰毛和陰毛的磨檫,陰唇和大肉棒

  的緊貼磨蹭,這一切都極大地刺激著肖青璿。

  「這真的是我嗎?難道這就是我的本性?原來我也可以這樣淫蕩?」

  肖青璿想起自己在林府的歡淫,原來自己早已經深陷進去了。

  「看到嗎?不用怕,這才是真正的你,一個貪戀快樂的女人。你永遠也擺脫

  不了這種快樂!對嗎?」

  杜尚書的聲音在肖青璿耳邊縈繞著,輕柔低沈,靡靡之音,蘊藏強大的誘惑

  力。

  肖青璿深知不能相信他的話,自己心中還是有一個深愛的人的,但那些淫詞

  蕩語如魔音一般進入耳朵,而後盤踞在心靈深處內生根發芽,再也驅逐不去。

  只見肖青璿的動作越來越主動,越來越放得開,越來越激烈。纖腰不停地上

  下挺動起來,開始像做愛一樣用自己的大陰唇一邊抵住肉棒,一邊使勁上下套動。

  肖青璿那誘人的巨乳像皮球一樣不安地上下起伏跳動,隨著頭部的搖擺一頭長髮

  左右飄動。一時間整個書房裡只剩下從肖青璿那極為濕滑的陰部傳來的「滋滋…

  …」的磨擦聲。

  這樣磨了好一陣子,肖青璿再也受不了了,內心很想讓杜大人操自己,可是

  理智又告訴自己不能這樣,至少不能主動吧,這樣子就太丟臉了。

  「嗯……啊……就這樣吧,噢……給我……我要更多!」淫蕩的意識已主宰

  肖青璿的身心。

  於是肖青璿更加瘋狂得用自己的陰唇磨擦杜尚書的大肉棒。肖青璿雙手撐住

  杜尚書的肩膀微微用力,將上半身靠近杜尚書的身體並讓自己的大屁股向上抬起

  起了十多公分。這樣一來自己的陰部正好壓在杜尚書的大龜頭上面,大龜頭正好

  對準了自己的小屄。這樣的突如其來的快感頓時讓肖青璿感覺全身如遭電擊,下

  體的淫水好像決了口的洪水一樣流了出來。

  「杜……大人……來!」

  肖青璿讓杜尚書平躺在地上,雙手撐在杜尚書的胸口上,分開雙腿,抬起屁

  股,像青蛙一樣蹲在杜尚書的大肉棒上,肥厚濕滑的大陰唇像小孩吃奶的嘴一樣

  緊緊地吸住杜尚書的半個龜頭。

  「啊……好舒服……」在肖青璿的叫聲中,一大股濃熱的愛液透過小屄直噴

  到杜尚書的大龜頭上,並順著大龜頭、大肉棒流到他的大腿上、地上。

  肖青璿無力趴在在杜尚書的身上,高潮過後佈滿紅暈的臉蛋靠在杜尚書肩上,

  依然戀戀不捨的回味著剛才的快感。

  高潮過後的肖青璿沒有一點力氣,全身酸軟地趴在杜尚書身上休息,由於高

  潮後的肖青璿軟趴了下來,導致杜尚書剩下的半個大龜頭也插了進去。

  這時肖青璿身下的杜尚書突然出於身體的本能向上一頂,只聽「撲哧」一聲,

  整根大肉棒狠狠地插進肖青璿的身體。

  「嗯……啊……很……很舒服!」

  「我好象飛起來了……」

  「給……給我……噢……杜大人用力!」

  肖青璿開始不顧廉恥地向杜尚書求歡了,杜尚書聽見在主動求歡就更興奮了,

  像個馬達似得加速抽動。

  「公主,你好會叫床哦……真像個小淫婦啊……」杜尚書故意刺激道。

  「我就是……小蕩婦……喜歡被肏……來肏我吧……」

  杜尚書沒有想到肖青璿連「肏」這個字都會說了,「你這樣大聲浪叫……不

  怕給別人聽見嗎?」杜尚書故意逗弄她。

  「啊……宮裡的人……沒人敢聽到……嗯啊……」肖青璿淫蕩的呻吟起來,

  「杜大人……快用力幹我……啊……你好厲害……快要幹死我了啊……哦……」

  「啊……」肖青璿的大叫一聲,整個身體一下子繃緊並不斷顫動。

  杜尚書一下比一下狠地向上頂著。

  「哼!你個小淫婦……我操死你個勾引男人的騷逼……」

  「啊……我就是騷逼……我就要勾引男人……快……用力操我……」

  第一次幹美麗高貴公主的杜尚書,此時再也無法忍耐肖青璿美屄的擠壓和吸

  夾,在一聲大吼之後從龜眼噴射出了熱滾滾的精液,十幾股濃濃的精液瘋狂的澆

  灌進肖青璿乾渴的小屄深處。

  杜尚書的射精異常強烈,只見杜尚書露在外面的大肉棒根部快速的跳動著,

  一股一股粘稠的精液被推送進肖青璿的小屄。

  肖青璿這時已經神情迷離,只是突然感覺到小屄內的大肉棒在不斷蠕動挺弄,

  熱流洶湧;並沒有意識到杜尚書已經射精了,並且全部射進了自己的身體,反而

  迎著這種衝擊,豐滿的肥臀狠狠向下一坐,借助精液的潤滑,杜尚書的整根大肉

  棒完全頂入肖青璿的身體,粗大的龜頭粗暴的頂開肖青璿柔嫩的子宮口,將剩餘

  的精液狠狠射進肖青璿的子宮。

  「啊……射死我了……射得我花心好燙……啊……杜大人……好舒服……啊

  ……」這次衝擊帶來的巨大快感也終於讓肖青璿再一次的達到了高潮,「啊……

  我又來了……太舒服了……啊啊……我又來了……好爽……好爽啊……」

  肖青璿不由自主的湊上性感的小嘴和杜尚書瘋狂的接吻起來,誘人的下體在

  高潮中激烈的顫抖。

  這時肖青璿的情欲已經完全爆發了,小嘴裡淫聲浪語不斷。迷人的小屄夾著

  杜尚書的大肉棒瘋狂的蠕動,就像一個貪吃的嬰兒一樣,要把杜尚書體內的精液

  吸的一滴不剩。

  肖青璿和杜尚書兩人就這樣擁抱著享受著高潮帶來的絕頂快感,直到杜尚書

  的大肉棒變軟後滑出身體,大肉棒的滑出隨之傾瀉而出一大股杜尚書精液和肖青

  璿愛液的混合物,灑在了杜尚書的胯下和身下的地上。

  「杜大人……我愛死你了……你好厲害……肏得我好爽……」

  「公主知道微臣的厲害吧?以後讓微臣……繼續教導公主你吧……」

  「討厭……嗯……以後杜大人……就住在宮裡……教導……皇帝陛下……」

  肖青璿把頭埋進杜尚書的懷裡羞澀的說道。

  「那是不是順便也要教公主春宮祭的事情啊!」杜尚書輕輕揉捏著肖青璿的

  奶頭。

  「嗯……這個,順便一下,也是可以的。」肖青璿嬌羞的說道,「那既然杜

  尚書答應聽青璿的話,那青璿希望杜尚書能夠盡力輔佐崢兒坐穩帝位。」

  聞言杜尚書也明白了肖青璿的目的,不禁笑道:「想不到公主如此深謀遠慮,

  微臣一定全力輔佐,如有異心,百死謝罪。」

上一篇:绿帽家丁-陶家兄妹的乱伦 下一篇:绿帽家丁--破处萧玉若
找AV导航 蓝导航 500精品福利 老色鬼福利导航 野花福利导航 青年涩站大全 逗趣福利导航 坏123福利导航 老湿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