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頁 > 古典武侠 > 父女修仙錄
上一篇:绿帽家丁--破处萧玉若 下一篇:斗破苍穹之萧薰儿的征程
父女修仙錄

  一條崎嶇的山道上,一個穿著白色儒衫的年輕人在飛跑,他的背後還背著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在他後面十丈左右也有五個黑衣人手持刀劍在急追,那個年輕人好像受了傷,腳步漸漸的有些踉蹌,啊,他的腿上和胸前滲著大片的血色。

  漸漸的黑衣人越追越近。 突然,那個年輕人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面對逐漸追近的黑衣人,心想:天亡我父女!原來,年輕人受傷後慌不擇路,走到了絕路上,在他面前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懸崖深澗。

  「哈哈!玉面書生,看你還往哪跑!」一個黑衣人獰笑著,「和我們西川五虎做對,沒有什麼好下場,哈哈!!!」 「呸!西川五虎!你們這些江湖敗類!此仇此恨,我就是化作了厲鬼也找你們算帳!」

  「兄弟們!大家上前做了他!」西川五虎五人一齊擁上前,各舉刀劍,向玉面書生攻去,玉面書生揮劍相迎,打在了一起。

  兩年前,一次玉面書生李雲龍去西川辦事,正巧碰見西川五虎打劫一個告老的清官,搶了錢財,還要殺人滅口,玉面書生看不過去,就拔劍打抱不平,傷了五虎,救了那個清官,五虎落荒而逃,玉面書生也沒有追趕,護送那個告老清官回到了鄉下,辦完事就回到了家中,把這件事就忘了。

  不料幾天前,在一天半夜,西川五虎突然闖入他的家中,放火燒了他的莊院,將他的妻子和家人三十多口人殺了,他背著六歲的女兒拚命的廝殺,奪出一條血路,出了自己的莊院,慌不擇路的逃跑。

  西川五虎在殺完人後,沒有發現玉面書生和他的女兒,就出了莊院沿著玉面書生留下的血跡猛追,玉面書生由於在拼打中腿部和胸部受了傷,被西川五虎追上。

  那五虎在作案時被玉面書生打抱不平所傷,心中十分忌恨,就跑回師父——綠袍老怪那裡哭述,被綠袍老怪一頓責罵,並關在洞裡重新教他們功夫,整整苦練了兩年,西川五虎的功夫大進,再也不是原先的五虎了,有二流高手步入了一流高手的行列。

  而且,綠袍老祖還根據他們的特點教他們練成了一套五人聯手的陣法——五虎斷魂陣,一經發動,五個人互相呼應,有功有守,威力大增,相當厲害。

  那玉面書生雖然也勤修苦練,大有進展,兩年前雖然他打傷了五虎,可那也是出其不意,而且五虎也沒有練成五虎斷魂陣的聯手功夫,而現在,他被五虎突襲殺了妻子和家人,心中盛怒,犯了武林的大忌。

  而且他還背著六歲的女兒李雲兒,行動多有不便,胸部和腿部不幸中了刀,就不得不殺出重圍逃走,卻不料慌不擇路,被圍在了萬丈懸崖邊。

  五虎舉刀攻向玉面書生,玉面書生李雲龍揮劍相迎,打在了一起,由於先前負了傷,又背著孩子,一不留神,左臂又被砍了一刀,鮮血直流,玉面書生被逼得緊靠到了懸崖邊,他背後的女孩兒已經嚇得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他也已經沒有力氣在揮劍了,就喊了一聲,停!五虎下意識的停止了進攻,只見玉面書生把手中劍扔下了懸崖,回頭對嚇壞了的女兒說:「雲兒,爸爸這就帶你去找媽媽」,他轉過頭去對五虎怒聲道,「我就是化作了厲鬼也會找你們報仇!」然後,轉身跳下了懸崖。

  五虎見玉面書生父女跳下了懸崖,就都跑到懸崖邊向下看,只見懸崖下雲霧繚繞,深不見底,怕不有幾千丈,五虎老大狠狠的說,「太便宜了他,看來他是活不成了,我們走!」五虎轉身向山下走了。

  …………………………

  「爸爸……爸爸……你醒醒呀,我好怕,……嗚……」一個小女孩跪在地上邊哭邊用小手去推動一個書生打扮的人,「爸爸……你醒醒呀……我怕」。

  突然,那人動了一下,「爸爸,你醒了?」小女孩看見她爸爸動了,她就忘記了哭,那個書生慢慢的掙開了眼睛,看了看他的女兒,吃力的爬起身來,……

  (一)

  十年後……

  在一片佈滿了奇花異草的平地上,一個天仙般的女孩兒在舞劍,她穿了一身雪白的衣裙,衣裙隨著她的騰挪不停的飛舞,好美。

  突然,在三十丈外的樹林裡傳來一聲驚呼,女孩兒急忙收住劍,施展輕功飄到樹林裡,只見一個三十四五歲的男子坐在林子裡的地上,手捂著腿。

  「爸爸,你怎麼啦?」女孩問道。「我被蛇咬了,」男子說。 「蛇?在哪兒?」 「在那兒,被我打死了。」 女孩兒順著她爸爸的手指看去,當她的目光看到那兩隻糾纏在一起的蛇的屍體時,不由得驚呼,「天哪,是騰蛇!」

  這時,那個男子已經開始有些昏迷,女孩急忙把那男子抱在懷裡,另一隻手抓起那兩隻蛇的屍體施展輕功飛掠而去。 在那個女孩舞劍的草坪盡頭,是一個山洞,山洞口有一扇石門,洞口上刻著「紫霞仙府」四個字。

  那個女孩兒,把他爸爸放下,推開洞門,再把她爸爸抱進洞裡,放在床上,然後把那兩條蛇撕開,取出蛇膽,然後一手捏開她爸爸的嘴唇,把蛇膽的滋液擠如他爸爸的嘴裡,然後愁眉不展的看著她爸爸。

  只見那個男人躺在床上,呼吸急促,滿臉脹得通紅。 女孩兒愁眉不展、自言自語的說:「竟然會是騰蛇,而且是正在交配的騰蛇」。 當她一說出「交配」兩個字時,禁不住臉上發熱,紅雲飄起。

  她在「紫霞仙府」 裡的藏書中看到過關於騰蛇的介紹,騰蛇,上古遺物,性奇淫,一經交合,非三天三夜不能分開,而且此時如有人或其他動物被騰蛇咬到,如果不經過雌雄交合,陰陽調劑,非得血管盡爆而死。

  女孩兒雖然按照書上的辦法用騰蛇蛇膽給父親解去了蛇毒,可父親體內的淫毒卻沒法解去,眼見父親的臉越來越紅,呼吸越來越急促,女孩兒的心碎了。

  「媽媽……,我該怎麼辦呀,這裡除了我又沒有其他女人,誰來救救爸爸呀……只有我能救救爸爸……可……這是……亂倫呀……」女孩兒喃喃的自語。 「媽媽的仇……毀家的恨,不能不報,而且,我也不能再失去爸爸了,爸爸是我唯一的親人吶,我……要救爸爸。」女孩兒終於作出了決定。

  她轉過臉來看著父親當她看到父親高高挺起下體時臉更加紅暈,顫抖的伸出手揭開爸爸的衣服,露出了她爸爸健壯的胸部,那結實的肌肉使她的心兒不由得蹦蹦亂跳,啊,這就是男人的胸懷,爸爸的胸懷。

  她一咬牙,一口氣把爸爸的衣褲脫光,只見爸爸的陽具高高的聳起,足有八寸多長,紅得發紫發亮打龜頭就像雞蛋般的大小,啊,好大呀,我……,女孩兒有些猶豫,她爸爸的陰莖實在太大了,她在想自己的小穴能不能裝下爸爸的陽具呢?

  哎呀,不管了,只要能救爸爸,什麼都不管了,女孩兒終於決定了,她緩慢的脫去她的白色衣裙,露出了她處女的身體,登時洞內一亮,好美的身材呀,那女孩不但有一張天仙般的臉蛋兒,也有一幅無可挑剔的身材,真是增一分嫌肥,減一分則廋,雪白的身子沒有一絲瑕癖,太美了。

  因在爸爸的面前赤身裸體,不由得女孩而感到興奮,她用手輕輕的揉著自己雙乳,內心好像有一隻小兔子在不停的跳,乳頭因興奮而勃起、變大,變得硬挺,像兩隻雪白的饅頭上點綴了兩粒紅紅的櫻桃。

  女孩兒的下體也因為興奮而濕潤,流出了點點的蜜汁,蜜汁流在女孩而不算太多的陰毛上,就像點綴上了一些細小的珍珠,亮晶晶的。

  女孩兒分開了雙腿,跨在了爸爸的身上,一手握住爸爸的陰莖,一手分開自己的陰唇,緩緩的坐下,啊,爸爸的陰莖終於接觸到了女孩兒神秘的處女地。她緩慢的往下壓,爸爸的龜頭擠開女孩兒的陰唇慢慢的擠進女孩的陰道,終於,爸爸的龜頭被女孩兒的陰道吞入。

  女孩兒略一遲疑,就咬牙把身子往下一沈,啊,好痛,女孩兒禁不住跳了起來,因爸爸的陰莖的侵入,而疼痛難忍的站起,她禁不住向自己的小穴看去,只見小穴上留出了一絲絲處女的落紅,哦,她的初夜終於給了爸爸。

  爸爸急促的呼吸聲使女孩兒不再遲疑,她再次把爸爸的陰莖吞入自己的陰道,她皺著眉,咬牙強挺住不出聲,感覺自己的小穴就像插進了一根燒紅了的鐵條,撕裂般的疼痛一陣陣的湧來,女孩兒的雙眼流出了眼淚,她趴在爸爸的身上沒有動,等待著劇痛的過去。

  過了一段時間,女孩兒感覺到陰道裡不是那麼疼了,而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又癢、又脹、又麻,很難受,她就不由自主的緩緩套弄。「哦,好難受,爸爸的陰莖太粗了,又長,哦……。」

  女孩兒的陰道因套弄而分泌了愛液,因愛液而濕潤,隨著她緩緩的套弄,她的小穴越來越癢,她也越來越興奮,套弄的幅度也逐漸的加大,終於,她和她爸爸的性器交合的地方發出了唧唧的聲音,女孩兒的雪臀不停的聳動,搖動,她的雙眼微閉,滿臉春意,嘴裡不由自主的發出嬌媚的呻吟。

  突然,女孩兒的動作更加急劇,她猛烈的套弄、搖擺、扭動,「哦……啊… …我要……要……丟了……啊……爸爸……」終於女孩兒趴在了爸爸雄壯的胸上,不停的嬌喘,陰道不停的收縮,子宮裡湧出了一股股的熱流,不停的衝擊著深深插在她體內的爸爸的陰莖。

  女孩兒深下的男子因受到處女陰精浸泡,陰莖變得更加粗長,而他也從昏迷中醒來,他體內的淫毒因為沒有出精而沒有解除,他的腦子裡充滿了淫慾,猛的一翻身,把女兒壓在身下,托起女兒的雙腿,陽具在女兒的小穴裡粗暴的猛插,狂插。

  女孩兒因爸爸的猛烈的動作而從高潮中醒來,她看見爸爸正托著自己的雙腿,猛烈的干自己的小穴,不由得她再次激起了激情,她的雙臂緊緊的摟著爸爸的脖子,嘴裡發出了迷人的呻吟,「爸爸……好舒服……,啊……哦……爽……爸爸……你幹的女兒……好舒服……啊……」

  「美……啊……舒服呀……好舒服……爸爸……好猛……,啊啊……爸爸,女兒…女兒是你的啦……哦……啊……爸爸……女兒……女兒……又要丟…… 又要丟了…」 終於,在女孩兒第四次達到高潮時,父女倆緊緊的抱在一起,雙雙進入了美妙的境界。

  (二)

  幾個時辰之後,那個男子首先醒來,他看見自己渾身赤裸的壓在女兒的身上,自己的大雞巴還插在女兒的陰道裡,大叫一聲,「天哪!我究竟幹了什麼?!」 他能的跳下了床,伸手抓起女兒的寶劍,猛的往脖子上抹去。

  女孩兒這時也醒來了,她一看父親要自殺,就猛的撲了上去,一把奪下爸爸手中的寶劍,哭叫著,「爸爸不要呀,你要沒了,女兒可怎麼活呀?」「爸爸,我們還要給媽媽抱仇,給家人報仇呀」,在女聲的哭聲中,男子終於和女兒抱在了痛哭。

  女孩兒偎依在爸爸的懷裡,雪白的乳房緊貼在爸爸的胸上,因哭泣,女孩兒的身子不停的扭動,男子禁不住有些衝動,陰莖也不由自主的硬挺起來。

  女孩兒感覺到了爸爸的異樣,紅雲再次湧上她的粉臉兒,爸爸,她輕輕的叫著,那種聲音幾乎是聽不見的,可卻深深地進入了男子的腦海,他的雙臂緊緊的抱住女兒,雙手開始撫摸女兒的背部,突然,他猛的推開女兒,「不!我們決不能再錯下去了,」

  「爸爸,你不喜歡女兒拉?」「不,爸爸就是太喜歡你啦,才不想這樣下去,孩子,這是亂倫呀,是世俗不允許的呀」,「爸爸,我們還能出去嗎,這裡四周多是高達萬丈的大山,我們怎麼出去呀?」

  「雲兒,只要我們練成紫霞仙長留下的天地乾坤陰陽訣,我們就能推開那萬斤巨石,回到外面去了。」「爸爸,十年了,我們每天苦練神功,可我們現在……我的坤陰神功只練到第二成,爸爸的乾陽神功也沒有突破第三層,我們還要什麼時候才能練成呀?」

  「雲兒,爸爸是為了你呀,你還小,你以後還要嫁人呀,」「爸爸,我們出不去,我怎麼嫁人呀?就是出去了,我也不嫁人。」「雲兒,女孩子那有不嫁人的,真是孩子話。」「爸爸,雲兒不嫁別人,要嫁人,雲兒就嫁給爸爸」。

  「你這孩子,爸爸真拿你沒辦法」。「爸爸,你答應啦?你答應娶女兒做你的老婆啦?」女孩兒追問。「好……好,這麼漂亮的女兒做老婆,爸爸要。」「你真是好爸爸,」女孩兒在爸爸的臉上親了一下,「好爸爸,好老公,雲兒是你的了」「乖女兒,好老婆,爸爸也喜歡你呀。」

  ………… …………

  這對兒父女倆兒就是玉面書生李雲龍和他的女兒李雲兒,他們被西川五虎所害,被逼跳下萬丈懸崖,可卻沒有摔死,無巧不巧的落在了裡地面五丈高的峭壁上的一棵松樹上,茂密樹枝緩解絕大多數墜落的力道,而樹下面是積累了幾百年的腐爛樹葉,厚厚的有幾尺厚,化解了力道,使他們只是摔傷,摔昏,而沒有斃命。

  雲兒醒來以後,她的哭聲把李雲龍叫醒,掙紮著爬起,相互攙扶的來到了這裡,在「紫霞洞府」前發現了無數的奇花異草,和許多不認識的珍果,每人吃了一枚異果後,感覺渾身說不出的舒服,疼痛也沒有了,身上也充滿了力氣。

  他們在谷底到處尋找出路,發現了「紫霞仙府」,卻沒有找到出路,就在「紫霞仙府」住了下來,「紫霞仙府」是一千五百年前得道的仙人紫霞仙人和他的妻子碧雲仙姑修真的地方,裡面有紫霞仙人和碧雲仙姑飛昇後遺留的密籍《天地乾坤陰陽訣》和許多上古武功秘籍以及一些上古奇書。

  父女倆就安心的住下,修練那《天地乾坤陰陽訣》,李雲龍練的是紫霞仙人的乾陽神功,李雲兒練的是碧雲仙姑的坤陰神功,並在閒暇時演練那些上古武功秘籍,也讀那些上古奇書,李雲兒就是從上古奇書上知道了騰蛇,可是父女倆無論怎麼用功卻怎麼也突不破第三層境界。

  父女倆沒有灰心,而是更加努力的修煉,其實,別看他們沒有突破第三層境界,可要是回到武林中,他們父女已經是有限的頂尖的高手了,《天地乾坤陰陽訣》是紫霞仙人和碧雲仙姑得道後,即將飛昇時所著,如練到十層境界,那將奪天地之造化,而成大羅金仙之體。

  一天,李雲龍去樹林中練功,而李雲兒也在洞口的草坪上練劍,不料李雲龍卻遇上了傳說中的騰蛇,而且是正在交配的騰蛇,不慎被咬了一口,就出現了父女亂倫的一幕。

  (三)

  自從父女倆有了亂倫關係後,就幾乎天天一起做愛。

  一天,李雲龍正坐在書房裡看書,突然,李雲龍只覺得眼前一黑,一雙柔若無骨的小手蒙住了他的雙眼。 「雲兒,不要鬧了,爸爸在看書呢。」「爸爸,不要看了,陪陪人家嘛。」

  「怎麼?又想要了?你呀,真是餵不飽的貪吃鬼。」「爸爸,你又笑話人家啦,再笑話人家,以後不理你啦」「不理我?呵呵,好呀,看誰能受得了。」

  李雲兒的身子已經膩在爸爸的懷裡,雪白高聳的乳房緊貼在李雲龍的寬闊的胸,一扭一扭的,李雲龍的雙臂早就摟住了李雲兒的纖腰,一隻大手輕輕的揉捏著李雲兒的雪白如玉的屁股,李雲兒的兩隻玉臂也摟著爸爸的脖子,小嘴以吻上了爸爸的唇。

  由於父女倆有了超乎常人的關係後,而這裡又沒有其他的人,所以父女倆很少再穿衣服,只要一有需要就可以很方便的做愛。

  李雲龍抱起李雲兒,讓她跨坐在自己的腿上。李雲兒的小穴因為興奮而濕潤,點點淫水在她的陰毛上形成了一粒粒細小的珍珠,亮晶晶的,她含春的杏眼微瞇,摟著爸爸的脖子,香唇印在爸爸的唇上,柔軟、香香的舌頭在爸爸的嘴裡絞著,吸著爸爸的舌頭。

  李雲龍的雙手托起女兒的玉臀,把陰莖對準女兒的小穴,用力的一頂,陰莖就沒入女兒的陰道中。爸爸粗壯的陰莖進入雲兒的陰道,使雲兒感到渾身酥癢,她興奮的上下套弄,讓爸爸的陰莖在自己的小穴中進出,兩人的性器間發出迷人的聲音,令人血脈奮漲。

  隨著女兒的套弄,李雲龍感到自己的陰莖變得更加粗壯,女兒的小穴緊緊的套在他的陰莖上,就像箍了一道肉環。套弄了一會兒,雲兒改變了方式,她的臀部不在套弄,而是緊緊的坐在爸爸的跨間,讓爸爸的陰莖進入的更深,然後扭動玉臀,讓小穴深處的小嘴很吸爸爸的龜頭。

  李雲龍一邊緊緊的摟著女兒的蠻腰,一邊腰部用力,使陰莖在女兒的小穴裡進出,抽插著女兒的小穴。 「爸爸……啊……啊,好舒服……女兒好舒服……,爸爸……用力呀……用力干……乾女兒……」 「乖女兒,……爸爸幹得好不好?」

  「好……爸爸的雞巴……大雞巴真好……噢……哦……爸爸……老公……用力的操我……」 「乖女兒……爸爸的乖女兒……好老婆……爸爸好喜歡你……好喜歡你的小逼……」 「啊……呀……爸爸……你的雞巴好大……好粗……好長……啊……插進女兒的子宮了……」

  「乖女兒……爸爸在幹什麼呢?」交配……」 「對……爸爸在……和女兒交配……,爸爸要給女兒……配種……」 「好爸爸……爸爸給我……給我配種……把我的肚子配大……讓女兒懷孕……」

  「乖女兒……爸爸給你……爸爸要你給爸爸生孩子……」父女倆一邊交合,一邊淫聲浪語,終於李雲龍在女兒第三次洩身後把精液射入女兒的陰道,灌滿了女兒的子宮,雙雙達到了高潮。

  過了好久,李雲龍方從興奮中清醒,他推了推女兒,「雲兒,下來吧,讓爸爸起來。」「不嘛,我要一輩子待在爸爸的懷裡,讓爸爸的大肉棒一輩子插在女兒的小穴裡。」「傻孩子,爸爸的大肉棒怎麼能一輩子插在你的小穴裡呢?我們還要睡覺,還要吃飯呀。」

  「我就要嘛,吃飯時也要,睡覺時也要,我就要爸爸的大肉棒一輩子插在我的小穴裡。」「傻孩子,我們還要練功呀,爸爸的大肉棒在你的小穴裡,怎麼練功呀?」「就能練!我還要一邊親爸爸,一邊練。」李雲兒說著,就淘氣的依照往日練功的心法運起氣來,香唇印在爸爸的唇上,小舌頭抵在爸爸的舌頭上。

  隨著女兒體內的真氣的運行,李雲龍感到女兒的子宮裡有一股真氣,好是要從自己的龜頭進入,他感到很奇怪,就運氣乾陽神功,依照功法運行的路線行功,乾陽神功一經發動,他感到女兒體內的坤陰真氣向奔流不息的河水流入自己的體內,進入自己的丹田。

  在丹田內與自己的乾陽真氣會合,融為一體,然後過會陰、經夾脊,走大椎,進入百會穴,真氣從百會穴出來以後,通過他和女兒相交的舌頭,進入女兒的體內,然後又從女兒的體內經自己的大肉棒回到自己的丹田,開始循環,好不舒服。

  自己的大肉棒經過女兒真氣的匯入,在此勃起,而女兒也似乎體驗到了這一點,專心致志的隨著真氣的運行而運氣不止,漸漸的,父女倆進入了忘我之態。

  「爸爸,剛才好美呀,又舒服又爽,我的功力好像也精進了不少呢。」父女倆從練功狀態中清醒,收功後,李雲兒對爸爸說。「是呀,雲兒,爸爸的乾陽神功好像也突破了第三層境界啦。」「真的嗎?爸爸,我們試試。」

  李雲兒就從爸爸的身上下來,盤坐在床上,練起功來,不一會兒,她就進入了忘我之中。李雲龍見女兒開始練功,他也開始練起了乾陽神功。

  當父女倆先後收功起身後,雲兒說,「爸爸,真的耶,我的功力也突破了第三層境界啦。」「是呀,是真的。」「爸爸,這是怎麼一回事呀?」「爸爸也不知道呀,來,我們再看看天地乾坤陰陽訣瞇籍吧。」

  父女倆取出密籍,仔細的翻看,「爸爸,你看,這裡寫著,天地乾坤陰陽訣,合籍雙修,陰陽互濟,天地交泰,神功乃成,爸爸,什麼意思呀?是不是讓我們就像剛才那樣練功呢?」

  「應該是,你看,我們幾年來都沒有突破的境界,只是在剛才一會兒的工夫就突破了,應該是這樣的啦。」李雲龍想起以前曾經聽別人所說過的采陽補陰、采陰壯陽的事兒,就想,看來我和雲兒無意中摸對了天地乾坤陰陽訣的真正練法,因此才功力大進。

  「爸爸,以後我們就這樣練吧,又能快活,又能增進功力,多好呀。」「是呀,這樣即能操逼,有能練功,何樂而不為呢。」

  從此以後,父女倆就依照這種方法練功了。

  (四)

  自從父女倆人無意中發現了合籍雙修的秘密後,就天天操逼練功,功力突飛猛進,轉眼過了兩年,父女倆的天地乾坤陰陽訣已經練到了第八層。

  一天,父女倆練完功後,李雲兒拿著寶劍去外面練劍。 她此時的劍法與兩年前自是不同,她凝脂般的玉體就像一隻蝴蝶般的輕盈,時而在草葉兒花朵兒上翩翩起舞,時而又飛掠到樹尖兒上揮劍,時而又飄至空中盤旋,劍光繚繞,在繚繞的劍光中隱約可見李雲兒玉雕般的身子,雪白高聳的雙乳,點綴著兩粒紫瑪瑙似的乳頭,跨間的黑草地中一點塗丹,修長的玉腿時閉時分,煞是好看。

  李雲兒正練得興高采烈,突然,樹林的另一邊傳來一陣陣的轟隆聲,李雲兒急忙收劍,向這聲音發出的地方掠去。

  只見樹林盡頭的石壁上,不知何時已經坍塌出了一個洞口,向裡望去,深不見底,黑漆漆的,還冒著一縷縷的青煙。李雲兒不知所措,就急忙跑回紫霞仙府找爸爸,她一進洞,就大聲的喊,「爸爸,爸爸,你快來看看呀!」

  「怎麼了? 我的寶貝兒?」「爸爸,那邊的石壁上出現了一個洞,裡面冒著煙,還有轟隆的聲音呢。」「雲兒,帶爸爸去看看。」

  李雲龍跟著女兒李雲兒來到那片石壁前,「呀,爸爸,煙又濃了,比剛才又濃了。」「哦,讓爸爸看看。」李雲龍在洞口仔細的看了看,大喜的說,「雲兒,我們父女出頭的日子就要到了。」「爸爸,你說我們就要出去了?」「是呀,不過,還要辛苦你了。」「爸爸,你說的我不懂呀!」「好女兒,我們回去吧,回去後我再和你說。」

  李雲兒和爸爸回到紫霞仙府,李雲龍從書架上取出一本書,翻開,「雲兒,你看看,紫霞仙人在這裡記得很清楚,這是萬年前的一枚麒麟卵孵化了,它就要破殼而出了。」

  李雲兒接過書一看,不禁臉上佈滿了紅雲,原來書上寫著在這片石壁裡,地下的深處,有一枚上古遺留的麒麟卵,這枚麒麟卵是麒麟與上古淫蛟交配所生,性奇淫,一經孵化就要與雌性交配。

  這支麒麟性雖淫,可是有一點好處,如果與之交配的雌性如果是女人的話,又練過陰功,功力足夠高的話,能夠吸盡它的元陽,再與男人交和,實行陰陽雙修,那麼,雙雙就會達到地仙的境界,再修煉道法,就不難達到大羅金仙的地步。

  只是,如果這個女人沒有練過至高的陰功,不但不能吸盡它的元陽,還會被它吸盡元陰而死。接下來書上詳細的講解了陰功的練法,以及如何吸取它的元陽。

  「雲兒,你看明白了嗎?」「看明白了,爸爸。」「雲兒,我們要是得到這支麒麟的元陽,我們就可以出去了,重新回到人世間去。」「爸爸,你的意思是讓雲兒去和這只麒麟交……交……交配?」李雲兒的聲音越來越輕。

  「雲兒,我們要想找日回到人世間,就非常需要這支麒麟的元陽,它能幫助我們實現我們的願望。」「爸爸,那我試試。」「雲兒,你可要努力呀,你只有三天的時間,不過,依你的功力,應該沒什麼問題。」「爸爸,我會努力的。」

  李雲兒就根據書上的介紹開始練習陰功。 三天後,當李雲兒練成最後一層功法時,她感到子宮裡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好似要把宇宙中的大氣都吸到她的小穴裡,而且,她的小穴的肉壁也可以自由的蠕動,可以發出強大的箍緊力,好像可以把鐵棍箍斷。

  「哦,爸爸,爸爸,我練成了耶,我練成陰功了!」李雲兒興奮的喊道。「真的嗎?雲兒?」「真的,爸爸,我練成了,不信,爸爸你可以試試。」「好呀,爸爸就先試試你的陰功的威力。」

  李雲兒騎在爸爸的身上,一隻手扶正爸爸的陰莖,對準自己的小穴,往下一坐,就把爸爸的陰莖吞入小穴裡,爸爸的陰莖已進入小穴,李雲兒就開始上下套弄。

  李雲龍感到自己的陰莖好是被一個溫暖的小嘴含住一樣,一口一口的吸著自己的龜頭,女兒緊緊的小穴箍在自己的陰莖上,一圈一圈的蠕動,一下比一下有力,還有女兒子宮傳來的吸力也越來越強,好像要把自己體內的東西全部吸出來。

  李雲龍急忙把乾陽神功提至最高,來抗拒女兒子宮的吸力,可是隨著他的功力的提升,那股吸力也越來越強,快感也一波一波的湧上他的全身,那種快感簡直難以抗拒,真是舒服極了。李雲龍抗拒不了女兒子宮中的吸力,忍不住一股甘泉噴射進女兒的小穴中。

  「怎麼樣?爸爸,我的陰功厲害嗎?」「厲害,真厲害,爸爸都爽死啦。」「爸爸,我想我一定能吸乾麒麟的元陽。」「爸爸相信你!」

  這時那個洞口的聲音越來越響,煙也越來越濃。李雲兒父女來到洞口,李雲龍對女兒說,「雲兒,就看你的了。」「爸爸,我一定能做到。」

  突然,一聲吼叫從洞裡傳來,李雲龍急忙躍身到樹林裡,躲在一棵大樹上,偷眼觀看,只見一隻毛驢大小的怪物從洞口現出身來,龍頭,魚鱗,虎身,獅尾,牛蹄,非常威風。

  李雲兒一間麒麟出來了,就急忙俯下身,像母狗一樣爬在地上,把小穴向著麒麟,那麒麟一見,就興奮得吼叫,下體伸出一隻又粗又長,紅得發紫的大雞巴,硬挺得像一隻鋼槍,筆直的朝前挺立。

  (五)

  李雲兒一見麒麟那一尺多長的粗大的陰莖嚇了一跳,急忙運起真氣,施展陰功,將小穴擴張大,她剛準備好,那麒麟就已經來到了她的身邊,噴著熱氣的大嘴已經伸到了她的下體,細長的舌頭開始舔她的小穴,那癢癢的感覺,使李雲兒感到渾身酥軟。

  麒麟的的舌頭時而舔吸她的小陰唇,時而舔吸她的陰蒂,一會,舌尖竟鑽入她的肉縫,探索她的蜜穴,她只覺春心蕩漾,慾火陡然間旺盛的無法遏抑,她開始期待著麒麟的插入。

  只見李雲兒的妙處,兩片薄唇左右分開,露出那鮮嫩櫻紅的風流小穴,小穴開開合合,肉壁緩緩蠕動,好似在說,快……快近來,那麒麟也似興奮到了極點,猛的低吼一聲,身體人立而起,然後騎在了李雲兒的身上,兩隻前腿緊緊的摟著李雲兒的細腰,向後一帶,那粗壯的陰莖就頂在了李雲兒的小穴上。

  李雲兒感到既興奮又有些害怕,興奮的是和動物的獸交一定非常刺激,害怕的是自己雖然練就了陰功,但能不能承受得了麒麟的大雞巴還很難說,那麒麟在陰莖一經接觸到李雲兒的妙處,腰部就猛的一聳,陰莖就全根插入李雲兒的陰道,接著就飛快的抽插起來。

  麒麟的陰莖插入了李雲兒的陰道,李雲兒的陰道雖然事先已經運用陰功擴大,可她還是疼得唉喲了一聲,雖然比不上處女初夜時的痛苦,但由於麒麟陰莖的粗大也差點兒把李雲兒疼出了眼淚,陰道內的愛液也似乎乾涸了,她只好一邊再次運起陰功擴大陰道,一邊輕扭腰身,以圖適應麒麟的陰莖。

  麒麟卻沒有察覺出身下的人兒的痛苦,依然猛烈的進擊,大雞巴飛快的在李雲兒的陰道內抽插,過了一段時間,李雲兒的陰道內的愛液分泌逐漸增多,她感到已經不那麼痛苦,一股酥癢的感覺也逐漸襲上身來。

  漸漸的,李雲兒的激情再起,嬌媚的呻吟,瘋狂的搖擺挺聳,激烈的運動,使李雲兒那粉嫩媚人的乳房,也上下左右如水波般的晃蕩;她盅惑媚人的呻吟,也逐漸轉變為若有似無的交哼急喘,雪白的肌膚也滲出顆顆晶瑩的汗珠。

  麒麟也似乎越插越興奮,兩隻前腿將李雲兒的腰不摟得更緊,腰部的聳頂也更加用力,一邊插,一邊嘴裡發出低吼,每一次插入,都深深地到底。

  李雲兒感到麒麟的陰莖已經越變越粗,越變越長,每次的插入,麒麟的陰莖都深深地插進她的子宮裡。

  李雲兒媚人的嬌聲呻吟,麒麟的低吼,一聲聲的傳入李雲龍的耳朵裡,他的陰莖也不由自主的勃起,贏得相一隻鋼槍,他禁不住一邊看著女兒和麒麟交配,一邊用手撫慰自己的陰莖,手淫起來。

  過了好長的一段時間,麒麟的抽插更加快速,在三十餘次的快攻後,猛的用力將陰莖深深地插進李雲兒的陰道,前腿緊緊的摟著李雲兒的腰部,用力向後拖,它的下體緊緊的頂住李雲兒的臀部,一聲沈沈的低吼,一股股的濃精向炮彈一般的射入李雲兒的陰道。

  李雲兒在麒麟的猛攻下,也第七次到了高潮,那熱熱的精液一經注入,燙的李雲兒渾身酥軟,感到渾身好似騰雲駕霧一般,飄飄如仙。「雲兒,快用陰功,吸它元陽!」

  李雲兒被李雲龍的喊聲從高潮中驚醒,急忙施展起陰功,陰道牢牢地鎖住麒麟的陰莖,子宮裡發出強有力的吸力,陰道的嫩肉壁也加劇了蠕動,配合子宮的吸力,是麒麟的精液一瀉如注,狂噴不止,那麒麟發現了異狀,待要從李雲兒身子上下來,可陰莖卻被李雲兒的陰道牢牢地鎖住,再也脫不開了。

  李雲兒把功力提高到了極限,那麒麟的元陽狂瀉不止,漸漸的麒麟不再掙紮,身子也逐漸的縮小,李雲兒的小腹也逐漸的鼓起,就先有了七八個月的身孕。

  只一刻鐘,麒麟的身子就變得乾枯,只剩下了一幅皮囊骨架,細小的陰莖從李雲兒的小穴裡掉了出來,李雲兒翻轉過身來,盤腿在地打坐,「雲兒,你成功啦?!」「是的,爸爸,我成功了!我現在要先運功恢復恢復元氣,剛才那麒麟把我折騰慘了。」

  「嘻嘻,是爽極樂吧?」「爸爸!人家都累這樣了,你還笑話人家,瞧我不理你了。」「好了,雲兒,你先運功吧,一會吧吧還要你呢。」

  李雲兒就閉目開始運功,以圖恢復剛才消耗的元氣。

  (六)

  李雲兒閉目運功三個時辰後,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她的腹部已沒有原先那麼鼓了,但還是很大,李雲龍看見女兒收功了,就走過去把女兒抱起來,「好雲兒,好一些了嗎?」,「爸爸,好一些了,回洞裡去吧。」 「好的,爸爸抱你回去。」說著,李雲龍就抱著李雲兒回到了紫霞仙府。

  一到了洞裡,李雲龍就迫不及待的脫光了衣服,摟著李雲兒就要上,「爸爸,你好色呀,這麼急!」「雲兒,爸爸好想你,那咱你和麒麟交配把爸爸看的好著急呀,爸爸的雞巴以驚硬的要命了,好想操你呀。」

  「爸爸,看你,女兒也想你,爸爸,人家剛剛和麒麟操完,它干的人家好辛苦,小穴現在還疼呢。」「乖女兒,爸爸會輕輕的來,再說,你吸取的麒麟元陽也要馬上調和才會有效呀。」「爸爸,那你可不能使壞呀。」

  「怎麼會呢,爸爸會好好的疼你的。」李雲龍在他們平時練功的椅子上坐好,雞巴硬挺得像一隻鋼槍,又粗又大,李雲兒分開雙腿,跨坐在爸爸 的腿上,扶著爸爸的大雞巴,對準自己的小穴,一坐,就把爸爸的男根吞入小穴,開始不停的套弄。

  李雲兒不停的套弄,雪白的臀部不停的扭動,陣陣輕哼、呻吟、蕩語、淫叫之聲,不停地由地口中自起, 而玉臀也動得更加迅疾,夾、吸、蠕、動更為激烈,使得李雲龍又驚喜又興奮的享受著美妙滋味。

  只覺她玉臀挺坐,扭搖愈來愈快,而體內蠕動狁吸之勁愈來愈強勁,陣陣的快感也愈來愈激烈,因此他激動得連連笑說道:「好……雲兒……真好……不要停,愈快愈好……。」

  此時的李雲龍也不時的睜望兩人膀間,只見自己粗長的陰莖,被女兒不斷的挺坐吞沒,而且時時盡根而沒時,更為舒爽。因此也更加興奮的連連高挺臀部迎合,使

  陰莖每次次皆整根而入,享受最舒服的快感。

  「爸爸,開始呀,運功……」李雲龍在女兒的催促下才醒悟過來,急忙收起淫心,端正了身子,開始按照往日練功的心法運氣,隨著李雲兒的扭動,李雲龍開始覺得女兒的小穴裡愈來愈熱,燙得他好舒服。

  而且,女兒的子宮裡還好像有一股真氣在往他的龜頭上的馬眼裡鑽,他急忙引導那股真氣在體內運行,那股真氣隨著他的引導在他的體內運行一周後,又回到雲兒的體內,循環不息,漸漸的,父女倆都進入了忘我之態。

  整整三天的時間,父女倆都在忘我的性功中渡過,他們倆的身子籠罩著一團白霧,漸漸的白霧變成了紫色,紫色又變得愈來愈濃,又轉變成了金色,發出金光,終於變成了純金色。

  隨著時間的推移,金光漸漸的淡去 ,又轉變為白色,接著又變紫變金,來來回回九次變化,又恢復到了無色的狀態,李雲兒的小腹又恢復到了從前的平滑,皮膚更加的細嫩、白皙。

  「雲兒,我們練成了,好女兒,我們終於練成了。」「爸爸,練成了,麒麟的元陽終於被我們化盡,我們成功了,可以出去了,可以替媽媽報仇了。」「是呀,女兒,爸爸好高興!」

  父女倆一同收功,李雲兒偎依在爸爸的懷裡,李雲龍緊緊的摟著女兒的嬌軀,高興的又是接吻又是擁抱,「爸爸,剛才你好壞呀,大雞巴狠狠的干人家的小穴,都插到人家的子宮裡啦。」

  「嘻嘻,乖女兒,你不希望爸爸的雞巴大嗎?那爸爸再也不操你了。「」爸爸,瞧你!剛操完女兒,還笑話人家,再笑話人家,瞧我以後再也不理你啦。」「好女兒,爸爸怎麼會笑話你呢?走,我們去推那萬斤巨石去。」

  父女倆來到紫霞真人書中所述的萬斤巨石的所在地,只見那洞的盡頭,一塊有萬斤之重的巨石擋住了去路,「女兒,只要我們推開那石頭,我們就可以出去了,」「爸爸,我們推吧,爸爸,你來推。」

  李雲龍聽了女兒的話,就在大石頭前站好,雙手放在石頭上,默運神功,將全身的功力都集中在雙手上,猛的大喝一聲,起!只見那萬斤巨石一陣搖晃,終於轟隆一聲倒了下去,騰起了濃濃的灰土。

  塵土散盡後,那條通道被打通了,父女倆高興的跑過去,只見那被推倒的石頭正好墊在一個深坑裡,就像是石頭被來就是從那個深坑裡挖出來的一樣,嚴實無縫。

  前面是一條長長的通道,不知通往哪裡。

上一篇:绿帽家丁--破处萧玉若 下一篇:斗破苍穹之萧薰儿的征程
找AV导航 蓝导航 500精品福利 老色鬼福利导航 野花福利导航 青年涩站大全 逗趣福利导航 坏123福利导航 老湿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