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頁 > 另类小说 > 不想被知道的过去
上一篇:和邻居李姐的故事 下一篇:李娜蜜月旅行之结婚百天纪念日
不想被知道的过去

芸妃一醒来,看着天花板,缓缓坐起身子,昨晚的烈酒让她头疼想吐,但她不晓得这里究竟是哪里,看一下周围的摆设,她才惊觉她昨晚似乎迷迷糊糊的被人…她赶紧看看自己身上的衣物,没有任何被撕裂的痕迹,心安的拍拍自己的胸口,但是总觉得手压到什麽东西,往旁边一看,芸妃惊恐地花容失色,一个男子裸着半身躺在她旁边,她开始回想昨晚到底发生什麽事,但越想头越疼,她赶紧下床,打算离开,就在这时,她的手被抓住了。

  睡着的男子紧紧抓住芸妃的手,似乎说了梦话,虽然很小声但芸妃听的很清楚。

  「芸妃,不要走…」男子是这麽说的,芸妃很意外的盯着男子,心想奇怪这男子跟她是第一次见面怎麽会知道自己的名子呢?难道是变态?芸妃觉得鸡皮疙瘩,急忙甩开手,甩的太过用力,睡梦中的男子一被惊动,马上就睁开了眼睛,男子看见芸妃醒来了还盯着他看,他起身将芸妃抱在自己怀里,紧到芸妃快要不能呼吸了,芸妃用力的槌着男子的背,死命的挣扎,男子还是不放手,芸妃只好张开嘴,用力往男子身上一咬。

  男子痛到松开了手,但是却还是抓着芸妃的手,芸妃生气的大声叫骂「你到底要干嘛?快放开我…」但是芸妃一个弱女子的力气实在抵不过一个大男人,男子的脸看起来老实,好像有事情想跟芸妃说,但是却支支吾吾的让芸妃烦躁了起来,她开门见山的劈头就问「你到底是谁?我和你根本不认识,快点放开我…」这时男子终於脱口而出了「我是司晨光啊…你忘了我吗?」男子眼神很哀伤,以为能就此来个久违的相逢,但却是这样的惨澹情况。

  「我根本不认识你…」芸妃不晓得司晨光到底是谁,也没有那个时间去想,她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里。司晨光松开了手,苦苦哀求芸妃把他的话听完,虽然芸妃很不愿意,但是她知道她现在要是不愿意这男子可能也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好吧,我听看看。」芸妃终於妥协了,她倒是想听看看眼前着个男人到底是在耍她还是真的是自己认识的人。

  「你还记得10年前吗?你刚出来找工作的时候,应徵了一个打杂小妹的工作,我是里面的小职员…但是你工作没几个月就辞职了…我…我真的很喜欢你,到现在依然还是很喜欢,即使我知道你被老板惦污了…」司晨光讲到最後越讲越小声,他怕芸妃听到会不高兴,果然芸妃听完後,脸色大变,她最不想要被提起的过去竟然在这个时候全部又重述了一遍,这对芸妃来说无疑是再一次到地狱轮回了一回,这尘封在芸妃心底的秘密,才次重见光明。

  「你为什麽会知道…」芸妃的身子颤抖着,眼泪却没有流下来,她抓着男子肩膀用力的晃,发了狂似的要男子给他一个答案。

  「我看到了…老板强暴你,我都看到了…」男子才说出来这十年来一直压抑在心里的负担,自从芸妃辞职後他就不断寻寻觅觅打探芸妃的消息,男子的一面痴情,芸妃听来全是讽刺,芸妃恶狠狠的瞪着男子,手指着他。

  「你看到了,为什麽不来救我呢…现在说什麽喜欢我,你知道我这十年来怎麽熬过来的吗?你们男人都是畜生,我再也不会相信了…」芸妃说完话,立刻拿起包包,甩门而出,气愤的芸妃招下一台计程车,准备回家,但她不知道,不死心的司晨光已经将她的电话记下来了。

  「老板,不要这样…」芸妃小小的身体,缩在角落一旁微微发抖,看着老板兽性大发的流着口水,双手朝自己伸过来,芸妃却吓的一动也不敢动。「芸妃啊,老板绝对会负责任的…给老板舔舔…」一个年纪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粗大的肥腰,满脸胡渣,嘴巴不时露出淫邪的笑容的男子就是芸妃工作的老板,老板觊觎芸妃已久,却没有机会下手,好不容易今天终於拐到了芸妃到茶水间。

  当时年约十九的芸妃,既懵懂又没社会经验,根本没有防备心,天真的以为老板要他去茶水间是真的单纯有事要说,没想到老板却将茶水间的门一锁,眼神淫靡的看着芸妃的身材上上下下打量着,手掌不停的来回摩擦,像抓到猎物般的哈哈大笑,孤身一支的芸妃叫破了喉咙,却没有人来敲门,她突然想起现在是中午休息时间大家都去吃饭了,根本不会有人来救她,眼泪就这样流下来了。

  「芸妃,不要抵抗的话老板会很温柔的…」老板上前去,将自己的肥掌扑到芸妃的胸口上,不停搓揉的两粒大奶,富含弹性的肌肤在老板的揉弄下还轻轻的弹回去,顿时芸妃的身体闷热了起来,乳头胀了起来,凸起的感觉更惹火了下体巨大的硬物,老板原本就死紧的裤头,由於下体的硬挺,便爆开来,老板将自己的内裤一往下拉,昂扬物硬挺挺的高高举起,芸妃看到眼前如此恶心的东西,双手立刻捂起自己的眼睛,老板看芸妃如此羞涩的反应,他敢肯定这娇小的可人儿,肯定是第一次,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处女阿…现在的女子都如此开放,处女往哪找?老板心头一痒,自己从来没搞过处女这种顶级货,小穴一定是又紧又舒服,他扳开芸妃那双洁白的长腿,扒下芸妃的内裤,手指微微打开芸妃的小穴,一片脆弱轻薄的处女膜,晶莹光滑的映在老板的眼里,芸妃看到老板正在往自己的小穴瞧,更是害怕,哽咽的恳求老板「老板,不要这样,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工作的…」芸妃的泪珠一颗颗的滴落在老板的手心里,老板不但没有将刚刚的话听进去反而更加兴奋了,这样的惹人怜爱,他将自己的手抚摸芸妃的脸庞,猥琐的笑着回答「那就用身体满足我吧…」

  芸妃将双手挡再自己小穴面前,誓死保卫自己的贞操,老板看到芸妃如此的可爱的反应,更加想要欺负她了,她那薄薄的处女膜,正在向自己招手诱惑着别人来戳破它,他将自己的肉棒先塞入芸妃的小嘴,温热的唾液将肉棒包裹住,芸妃的舌头轻轻的顶到,但是老板不满足,他将芸妃的双手拉起握住自己出匣的猛兽,要芸妃从肉棒的根部开始舔起,芸妃只好从肉棒的根部沿着脉络从下而上的舔过,肉棒轻微的颤抖,舒服的沉浸在这欢愉的感觉,由於太久没搞的关系,老板低沉的嘶吼後,一不小心就射出来了,浊白色的液体将芸妃的身体射的全身都是,看起来更加淫荡了。

  老板看见芸妃这副狼狈的模样,变的更加饥渴了,他将肥厚得手掌从上而下粗鲁的揉过,摸到了两叶扇瓣顶头的小蒂头,他用力的捏了一下,芸妃疼的哀出声「好痛…」再将一根手指头在扇瓣旁不停的划圈,芸妃敏感的身子一抖一抖,淫水都从小穴流了出来,老板看见最天然的润滑剂已准备好後,遂将自己那肿胀的钝器再次捉出,双手压住了芸妃,将屁股一顶,将处女膜插坏,微量的血液从芸妃的小穴流出,由於是第一次芸妃的下体感到相当不舒服,一个巨大的硬物插在自己身体里的感觉让她痛到眼泪喷了出来,双手撕扯老板的衣服不停的呻吟「老板,我好痛阿…」老板邪魅的一笑後回答「乖,老板很快就给你舒服了…」芸妃不懂老板话中的意思,只觉得下面好烫,小穴紧紧的吸住了肉棒,紧的肉棒没办法很顺利抽动,但是这样的小穴更让人向往,比起外面松弛的小穴,芸妃的小穴可是紧的让肉棒酥麻,老板奋力一扭腰,芸妃也跟着动了起来。

  「恩…哈…阿…」芸妃的娇滴的呻吟着,小穴渐渐的也适应了肉棒的,芸妃的身体又红又烫,突起的双峰又白又嫩,老板将他的手指头往艳红的乳头一捏,乳头也乖乖的凸起,老板抓着那对丰乳,吸吮了起来,疯狂了吸住了快半颗奶,白皙的双乳被老板掐的呈现粉色。

  在这一进一出的快感,芸妃紧紧咬着牙,肉棒磨蹭到了小穴的敏感带,让芸妃陶醉的忘了呼吸而用力的喘息着,炙热硬挺的欲望再自己的小穴化开来,挑逗般的神情让老板更用力的一顶,地上的鲜血和粘液流的到处都是,芸妃心里的野性被揭开来,自己的情欲也正在胸口蔓延,她虽然嘴巴嚷着不要,但身体却极度的配合,肉棒的顶撞声发出清脆的声响,滑溜溜的肉棒终能在小穴里很快速的来回抽插。

  芸妃也不再抵抗,反而要求起更多的爱抚,连芸妃自己也不晓得为什麽会如此渴求,但是肉棒充满整个小穴的温存让她享受着,环住老板的颈脖,在他耳边喘息又低语「老板,快射进来,难耐了…」老板再次淫笑,看到眼前这朵牡丹已经臣服在自己的淫威下感到爽快,他加快自己的节奏,打算一举攻下。

  不一会儿,精液倾泻而出,通通射进了小穴的最里面,灼热的液体在芸妃的腹部一阵翻搅,肉棒依依不舍的抽离小穴,穴里的精华缓缓流出,芸妃的呼吸还相当急促,她开始感到害怕了,她竟然会喜欢这种肉欲的激情,原来这自己的身体里还有那麽骄纵的一面,她不敢相信的快速穿起衣服,连忙跑出门外。

  「啊…」芸妃做了恶梦,十年前那个恶梦再次扰乱了芸妃的思绪,一睁开眼睛整个身体不停的发抖冒冷汗,那个阴霾深深的种下了芸妃走上不归路的契机,自己之所以要用肉体赚钱,一切的一切都是那该死的过去,芸妃看看自己,眼神放空四肢无力,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她想要忘记ˉ那个不想被知道的过去。

  接连两三天,一个不熟悉的号码常打扰芸妃的正常作息,陌生的电话号码让她不耐,她不打算接起,也不加入黑单,她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有办法撑多久…自从那天与司晨光的相遇後,芸妃每晚一入睡,立刻就开始做起噩梦,她每晚都睡不好,详细的来说就是不敢入睡了,一闭上眼自己那沉醉的模样又开始浮现在自己脑海里,似乎自己是从那时候开始,堕落在肉欲中的。

  胸口那朵牡丹,就是堕落的象徵,心里头有了靠肉体赚钱的念头後,心一狠就去刺青了,如今这朵牡丹陪芸妃历经了十年头的岁月,接过不少形形色色的客人,芸妃开始沧桑的喃喃自语,用指头微微卷起自己的发根,照着镜子看着自己的容貌,好想撕裂这张面具,回溯到正值青春的时期,那种纯纯的爱恋,已不复存在,不想要长大的芸妃,接受着现实的残酷,吃尽所有苦头,忍过无尽煎熬,好不容易才把自己拉拔到大,一想到小时後的凌虐,她的恐惧深深的击溃芸妃的心灵。

  「芸妃,把衣服脱下来!」一个高大的男子手拿皮鞭一上一下抽着芸妃幼小的身躯,白嫩的肌肤多了几条血色的伤疤,不停渗血而出,在旁的女子以看着好戏的神情笑着,笑声是多麽刺耳,芸妃的再生父母,本来以为被买回家後会得到渴望的关爱,没想到是恶梦的开始。

  芸妃小小年纪要打理整个家的家事,还要包三餐,五岁的小孩做起事来实在无法俐落乾脆,若是没做完所有的事,芸妃又得饿一天肚子,她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长大的,她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要是他们觉得无聊,就会开始想东想西的虐起芸妃来,有的时候是皮鞭,有的时候是滴蜡烛,甚至将她绑在家门口,好不容易忍受到了十九岁,那所谓的再生父母也因车祸过世,自己才有办法逃出那个梦餍。

  芸妃压压自己的太阳穴,最近一下子想起太多不堪入目的事情,让芸妃感到身子不适,她拿起浴巾准备好好的淋醒脑袋,清醒一番。遂不晓得有人已经悄悄的打开窗户爬了进来,芸妃脱去自己的衣物,可人的身体在雾面玻璃身後更加诱惑人心,男子蹑手蹑脚的不发出任何声响,朝浴室走去,芸妃用双手轻轻抚过,从丰满的上围到柔软的纤腰,甚至下探桃花穴,那动作轻柔的挑逗着在一旁看着的男子,这仅仅的剪影不够让人满足,男子更近一步的趴着前进,微微打开浴室门的一小缝,里面的明媚光景,让男子的眼睛大饱眼福,从下往上看,那浓密的骚毛被淋的湿透,看起来淫荡极了,圆润的翘臀,男子不免有想要一把进攻的欲望。

  他感觉自己好像硬了,难受的低哑着,面对自己的道德观男子还是选了个最安全的方式解放自己的饥渴,他将自己的肉棒从裤管里掏出,打算用自己的手让肉棒达到高潮,男子看着芸妃那妩媚动人的铜体,吞了吞口水,单一手在自己的肉棒来回快速的摩擦,芸妃拿起香皂在自己的乳头上划圈,乳头遂挺了起来,红红肿肿的小草莓让男子想亲嚐一口,那滋味肯定是甜美极了。

  泡泡渐渐布满整个身体,芸妃也将自己的私处弄上泡泡,那痒痒的感觉,让芸妃不禁呻吟出声「啊…唔…」芸妃将自己的纤细的指头伸入小穴里,想要清洗乾净,这个动作更让男子瞪大了眼睛,不敢漏掉一丝一毫,修长白皙的双腿微微打开,两腿间的小缝粉嫩的在男子眼里不停闪烁,男子肉棒炙烫了起来,心头一荡,便将精液都泄了出来,男子低吼着,舒服的看着手里的浊白色液体,低语了起来「我一定要得到你,嘿嘿嘿…」男子一得意双脚不小心踢到旁边的物品,物品发出的声响惊动了芸妃,芸妃在里头大喊「是谁?」她快速的将浴巾一围,急忙打开门一探究竟,只看到窗户开着,窗帘还被夜晚的风吹的摆荡着,芸妃赶紧将窗子关紧锁上,害怕的躲在被窝里唾泣着…芸妃今年的生日愿望就是,想要一个能保护自己的人…

上一篇:和邻居李姐的故事 下一篇:李娜蜜月旅行之结婚百天纪念日
找AV导航 蓝导航 500精品福利 老色鬼福利导航 野花福利导航 青年涩站大全 逗趣福利导航 坏123福利导航 老湿机导航